普菲特风采banner
企业新闻

普菲特战略升级

经历了互联网经济泡沫之后,世界主要国家纷纷将眼光重新投向了制造业,不论是德国的“工业4.0国家战略”、日本的“工业价值链计划(IVI)”还是美国的“国家制造创新网络(NNMI)计划”,都对第四次工业革命——智能制造(先进制造)的高地发起了冲击。

同时,国内近年来针对先进制造相继推出了一系列措施或概念:”中国制造2025”、“供给侧改革”、“工匠精神”、“互联网+”,一定程度体现了转型的焦虑和方向的不明晰。此外,由于缺乏行业标准,企业主面临先进制造的大趋势无从下手,对诸多问题仍抱有怀疑——花多少钱算合理?钱是否都花在了刀刃上?ROI能否达到预期?关于上述背景,普菲特的解决方案或许可以提供启发。

普菲特:先进制造的实践者和引航者

普菲特于2005年成立,至今已为超过110家大中型企业提供了先进制造数字化转型服务,以SAP、SIEMENS等工业软件为主,为特定行业打造MES/ERP等各类运作平台——即产品生命全周期下各类子系统的自动化、信息化融合运作平台,从而更高效、更精准地提供经营层决策支持。今后普菲特将继续提供优质的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主要服务类型为年产值10亿以上、需扩大产能的企业新建工程以及企业IPO上市前的改造工程。

普菲特战略升级

 图1  普菲特CEO王毅

数字化转型是传统工业企业进入先进制造阶段的必经之路,而先进制造正是“工业3.X”迭代至“工业4.0”的关键一步。

2018年,基于对原有业务的升级,普菲特开始发力先进制造业领域,在普菲特看来,先进制造的核心是 “智能化”,而非延续传统制造业的模式,仅仅使操作端更加高效和自动化。因此,必须对覆盖设计、生产、运输、销售、服务的产品生命全周期进行整体优化。其中自研工业软件的作用堪比灵魂——从问题中提取并分析数据、通过建模驱动其他要素、取代人形成知识沉淀并自主解决问题。最终打破各子系统间的信息孤岛,实现工厂和管理层间的双向信息流。这一过程可缩短新品上市时间(约50%),并降低工程成本(约30%)。

什么是 “先进制造”?

普菲特战略升级

本质上,“先进制造”是在德国“智能制造”的语境下,富有中国特色的概念。先进制造业中的“先进”两字,可从以下三方面理解:

一、产业先进性

即在世界生产体系中处于高端,具备较高的附加值和技术含量,通常指高技术产业或新兴产业。

二、技术先进性

“只有夕阳技术,没有夕阳产业”。从这个观点看,先进制造业基地不是非高新技术产业莫属,传统产业只要通过运用高新技术或先进适用技术改造,在制造技术和研发方面保持先进水平,同样可以成为先进制造业基地;

三、管理先进性

无论哪种类型的制造业基地,要冠以“先进”两字,在管理水平方面必须是先进的。无法想象,落后的管理能够发展先进的产业和先进的技术。朱森第这样定义“先进制造业”:它是不断吸收信息、机械、材料以及现代管理等方面的高新技术,并将这些先进的技术综合应用于制造的各个环节和全过程,实现优质、高效、低耗、清洁、灵活生产,从而取得很好经济社会和市场效益的制造业总称。

与传统制造业相比,它的特点是更加集成和系统化,具体体现在四个方面:

1、微电子、计算机、信息、生物、新材料、航空航天、环保等高新技术产业广泛应用先进制造工艺,包括先进常规工艺与装备、精密与超精密加工技术、纳米加工技术、特种加工技术、成形工艺和材料改性等先进制造技术和工艺。

2、机械装备工业、汽车工业、造船工业、化工、轻纺等传统产业广泛采用先进制造技术,特别是用信息技术进行改造,给传统制造业带来了重大变革,生产技术不断更新,设计方法、加工工艺、加工装备、测量监控、质量保证和企业经营管理等生产全过程都渗透着高新技术,CAD、NC和柔性制造技术在制造业中已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使其发生质的飞跃,产生了一批新的制造技术和制造生产模式。

3、在高新技术的带动与冲击下,装备工业走向机电一体化、人机一体化、一机多能、检测集成一体化,出现机器人化机床、虚拟轴车床、高速模块化机床等新型加工机床,数控机床走向智能化、智能化加工单元。

4、制造技术不断向高加工化和高技术化方向发展,给制造业带来深刻的变革,未来的制造业将进入融柔性化、智能化、敏捷化、精益化、全球化和人性化于一体的崭新时代。

普菲特战略升级

图2  先进制造过程全景图(以汽车行业为例)

普菲特对先进制造业的理解(五大关键成功因素)

一、战略

关键性:中国制造业要成功转型升级,必须战略谋划、达成共识、多方参与、对策精准;

提升竞争力:转型战略以提升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为核心,更具效率的生产方式提供附加价值更高的产品为策略,向高收入价值环节延伸,提升中国产品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

商业模型:在新的业务模式中构建新的商业模式。

二、标准化体系

关键性:标准化是推进先进制造的制高点,产业发展和企业竞争的关键;

基础与引导性:标准体系明确先进制造的总体要求、建设思路、建设内容、参考模型与体系框架,成为国家及行业标准的依据,能够为产业发展提供支撑。

三、关键技术

关键性:信息技术将成为日后中国制造业成功的关键推动力。企业若要赢取市场,则必须解决如何应用信息技术;同时,3D打印技术、机械人和人工智能等各种新兴技术正在推动颠覆性的创新,帮助新涌现的竞争者占据制造业等各个行业的竞争优势;

两化融入:促进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

四、人才培养

关键性:从美国的《重振美国制造业框架》到《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再到《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都把提高劳动者素质作为重要的政策内容;

发展策略:通过对工人进行培训提高其劳动技能,以适应先进技术发展的需要,不断适应制造业变革所需要的技能要求,同时还要吸引全球制造业人才,尤其是高层次人才,利用全球人才资源发展中国先进制造。

五、生态融合

关键性:标准化是推进先进制造的制高点,产业发展和企业竞争的关键;

连接性:先进制造不仅是对机器或物理实体的连接,而且包括了在生产的大环境里对不同层次和环节中的不同系统之间的连接和融合,从产品、设备、工厂、企业内部连接,延伸到企业生态圈连接、再延伸到跨界融合,实现生态体系最终的互通与融合。

通过以上的关键成功因素的共同作用,普菲特将推动工业企业先进制造从“数字化、智能化→服务型、预测性制造→生态驱动”的逐步升级。

如何实现先进制造业转型?

普菲特战略升级

一、建设的主要内容

1、战略层:愿景与蓝图(实施路线图);标准化体系(安全&通讯);数字化规划、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

2、业务层:精益管理(企业理念与文化);柔性化(高效可变与低成本);关键技术(高科技发展与创新)。

3、组织层:人才发展(培养与保有);协同化(顺畅沟通与凝聚力);流程优化(流程重组与改革)。

4、系统层:运营平台(数字化协同化);智能供应链(低成本JIT);智能制造(数字化设计与制造)。

由以上4个层面,12个模块内容形成数字化供应链、智能计划优化与排产、先进制造执行、数字化设计与发布、全面可追溯质量管理及科学的决策支持。

二、普菲特先进制造落地服务实施路径

以下内容全部整体规划,逐步实施:

1、现状分析:全方位现状评估;

2、准备:①数字化整体蓝图、愿景,目标规划及实现路径,相关数字化系统选型及配套生产/信息化硬软件选型;②设施设备集成方案;

3、建设启动:①各数字化系统基础架构及主要功能开发实施,企业上下游协同系统建设开始;②企业外部系统建设开始;③标准体系的建立;

4、数字化建设完善和扩充:①数字化系统功能的完善;②基于上下游协同系统初步建设完毕,协同开始;③其他必要模块的扩充;④带动协同企业共同发展;

5、企业内部协同:①数字化平台建设完善,数字化制造成熟;②数字化设计,数字化供应链建设;③在以MOM为核心的支撑下,实现管理透明化,效率化,内部制造的协同化;④外部协同开始带动;实现企业横向外部和企业纵向内部的端到端的协同,建立起以企业为中心的智能制造生态系统。

普菲特战略升级

图3  先进制造工厂总体架构

普菲特战略升级

图4  普菲特 触发无限可能

起航

普菲特战略升级

未来,依托本地海量的工业数据资源,中国必将成为世界制造业革命的中心,以普菲特为代表的先进制造业的实践者和实现者,将搭乘这一波巨大的工业创新浪潮,逐步完成自身从实践者到实现者的角色进化,助推国家大工业升级,引领中国制造业从“生产”走向“服务”,从“产品制造”走向“价值创造”!